当前位置: 主页 > 绝世武魂 >

第一章 守墓五年

时间:2020-09-15 10:5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一座简陋的茅草屋中,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躺在床榻上,小腹上有一个巨大的伤口。 他泣声喊道:师父,到底是谁杀的你,你告诉我,徒儿立誓,哪怕追上九天十地,也要为你报仇! 我的这个大仇人的力量,是你无法想象的,在成为天河境强者之前,报仇的事,想也

  一座简陋的茅草屋中,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躺在床榻上,小腹上有一个巨大的伤口。

  他泣声喊道:“师父,到底是谁杀的你,你告诉我,徒儿立誓,哪怕追上九天十地,也要为你报仇!”

  “我的这个大仇人的力量,是你无法想象的,在成为天河境强者之前,报仇的事,想也别想!”

  到了天河境,就能沟通包含了亿万星辰,横亘在头顶宇宙中的九条天河,动用天河之力,那是极强大的强者。

  “我死之后,你要为我守墓五年!这五年之中,你哪里也不能去,每天在墓前修炼我教给你的贝多罗叶金经,不可有一日懈怠!还有,你本来就资质平庸,受人欺辱,以后没了我庇护,会更危险。五年之内,万万不可显山露水,哪怕是别人骑到你头上来,你也不要反抗!只有一个字:忍!”

  “你还听不听我的话?”俊朗中年情急之下,又是一口血呕出:“你想让我死不瞑目吗?”

  他曼声长吟:“我有仙心一颗,却被尘劳关锁,待到尘尽光生,照破山河万朵……”

  少年跪在地上,眼泪流尽,脸上露出展露一抹刚毅,喃喃自语道:“师父,你放心,我一定会听你的话,守墓五年!五年之后,挖开你的坟墓,我也会继续修炼,定然有一日,我会查出是谁杀了你,为你报仇!”

  少年说完,把师父的尸体抱出去,在茅草屋旁边徒手挖了建了坟茔,安葬了师父。他双手挖的满手是血,但就像是感受不到痛一样。

  丹阳郡宗门数十,而乾元宗,则是丹阳郡颇有名气的一个初级宗门。燕清羽二十五年前进入乾元宗,十一岁就已经达到后天境九重,十二岁突破后天,打开神门,进入神门境一重。

  神门境又称秘境,神门又称造化之门,进入神门境,打开神门之后,可以进入秘境。

  有的人打开秘境之后,得到的是强大的武魂,有的人是一件本命神兵,有的人则是一项神通,还有的,则是以此改善修行体质的机会……等等。甚至传说,有的人的秘境开启之后,得到了上古天道崩灭之后留下的一丝天道法则,直接注定日后成就不世强者!

  总之,开启神门之后,实力会得到极大的提升,跟之前是完全不一样的境界,实力会极为强大。

  燕清羽神门开启之后,得到的是一件本命神剑,强大无比,是所有剑修梦寐以求的强大秘境。

  这也意味着他的秘境最少也是黄级七品秘境,当然也极为罕见,十万个武者里头未必能出一个。

  他十七岁那年,外出之时,被一名境界高出他五重的神秘人打成重伤,经脉断裂,不能再修炼,境界永远停留在神门境四重!

  天才坠落神坛,期待变成了失望,赞誉也变成了嘲讽,恶毒的咒骂和挤压随之而来。

  他被从核心弟子贬成了内门弟子,又被贬成外宗弟子,最后还是宗内当年故旧照顾,给了他一个外宗长老的身份,让他浑浑噩噩度日。

  燕清羽似乎毫不在意,也不住在宗门里面,在山下盖了一间茅草屋,过着平淡的生活。

  陈枫资质极差,经脉堵塞,丹田如铁,修行速度极为缓慢,修炼六年,都没有达到后天二重,很快就成为乾元宗外宗的笑柄,他们两个甚至被称为‘废物师徒’。但燕清羽不嫌弃他,耐心教导,视若己出。

  陈枫每日都跪在墓前,目光呆滞,面无表情,如果不是胸部还有呼吸,肯定会让人以为他已经死了。

  实际上,他是在修炼燕清羽传授给他的贝多罗叶金经。他不知道这金经有什么用,他从五年前就开始修炼,但天分还是没有半点提高,已经是别人眼中的废物。但这是燕清羽吩咐的,他就会继续练下去。

  接着,就有人来到燕清羽坟前,羞辱陈枫,恶毒的咒骂他,向他吐唾沫,陈枫毫无反应。

  他们胆子更大了,把燕清羽的茅屋拆了,把里面所有的宝贝都抢走。燕清羽毕竟当年是天才,也曾经四处游历,很有些不错的法器丹药,都被抢走,陈枫就像没看见,没有阻止,无动于衷。

  她二十五六岁的年纪,长相绝美,气质高雅脱尘,宛如神仙中人。而她身体上澎湃几乎外溢的真气也宣告着,她至少也是神门境强者!

  陈枫终于有了反应,呆呆的看着她。忽然,他跳了起来,激动的叫道:“你是冉玉雪冉师叔!”

  他想起来了,五年前,他和燕清羽去外宗领取灵石的时候,远远的见过她一眼。当时她被大批核心弟子和内门弟子簇拥着,平素那些高傲无比的外宗强者都向她露出谄媚的笑,她根本没看到燕清羽两人,高傲的抬头离去。

  那天回来之后,燕清羽喝得酩町大醉,醉酒之后,向陈枫讲了他和冉玉雪的往事。

  原来当初燕清羽如日中天的时候,屁股后面永远跟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,一口一个‘清羽哥哥’甜甜地叫着。

  两人一度被认为郎才女貌,神仙眷侣,而后来,两人更是外面一起历练。燕清羽受了重伤的那一次,他之所以受重伤,就是因为保护冉玉雪,不然的话,其实他可以轻松逃掉。

  但是后来怎么样,燕清羽没说。等他酒醒之后,陈枫再问的时候,燕清羽就再也不肯说了。

  但他的热情换来了冉玉雪的极度冷淡,她只是淡淡的扫了陈枫一眼,接着眉头就拧了起来。以她的修为,自然能一眼看穿陈枫的修为情况。

  他在心中疯狂呐喊:“冉玉雪,你等着,终有一天,我要让你对我,对我师父,刮目相看!”(未完待续)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服务评价  | 诚聘英才  | 友情链接  | 联系我们  | 投诉建议
版权所有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