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飞:即兴剧也是勇敢者游戏

时间:2020-10-04 07:55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方寸舞台,没有剧本。演员之间心有灵犀,随着快节奏的场景变幻,默契惊人。这是即兴剧,大胆而迷人。 亚裔、理工科背景,内敛含蓄的东方特质,带着与脱口秀演员极度反差的形象,那些年黄西在美国火了。 十多年前,沈飞也在美国讲脱口秀,圈子不大,跟黄西也

  方寸舞台,没有剧本。演员之间“心有灵犀”,随着快节奏的场景变幻,默契惊人。这是即兴剧,大胆而迷人。

  亚裔、理工科背景,内敛含蓄的东方特质,带着与脱口秀演员极度反差的形象,那些年黄西在美国火了。

  十多年前,沈飞也在美国讲脱口秀,圈子不大,跟黄西也认识,“一开始没有人觉得这个东西会火,完全是好玩”。他与黄西有着相似之处,脱口秀台上少有的亚洲面孔,带着中式幽默,沈飞是计算机编程专业,“工科男,会讲很多这方面的梗”。在洛杉矶日落大道上的The Comedy Store,沈飞说过英文脱口秀,据说是当时唯一的华人表演者。

  只不过,在喜剧的岔路口,沈飞后来选择了另一条路,一种没有剧本、没有准备,充满不确定性与欢乐的表演形式,Improv即兴戏剧。“在美国,一旦进入了喜剧的圈子,有人学脱口秀,有人学即兴剧,很正常。”

  即兴表演这种形态可以追溯到公元前391年古罗马时期的Atellan闹剧。而即兴戏剧,作为独立的戏剧门类,则很“年轻”。上个世纪60年代,Viola Spolin(维奥拉·斯波林)奠定了现代即兴戏剧的基础,之后大量学者、创作者投入这个领域的研究。有人评价,它是反应的艺术,世界上最冒险的戏剧形式。演员之间“心有灵犀”,随着快节奏的场景变幻,达到惊人的默契。沈飞记得第一次看即兴剧,那种神秘感和未知性让他“感觉像是触电一般”。无需像脱口秀一样,前期绞尽脑汁写稿,反复斟酌修改,即兴剧演员上台就能演,还能与观众互动、嗨翻全场。沈飞不敢相信这种能力是可以系统性学习的,直到后来,他去了The Second City(“第二城市”剧场)。

  芝加哥,美国戏剧之都,也是戏剧即兴创作的发源地,Spolin与儿子在这里共同创办了The Second City—迄今为止美国最成功的即兴戏剧和喜剧演员培训机构,几十年来为好莱坞培养了众多喜剧人才和创作人才。

  在The Second City,沈飞学到了一整套即兴剧的表演体系,他所在的即兴团队,有演员、医生、餐厅服务员,甚至还有60多岁的退休律师,大家共同创作和表演情景喜剧。通过一系列的学习和表演,沈飞明白了即兴背后的智慧,“合作共创,以及Yes And精神”。

  在美国,即兴剧是一个行业,演员们平时可以在剧场演出、教课,演得好还有机会上电视、出演情景喜剧。美国最成功的王牌喜剧节目之一Saturday Night Live(SNL,周六夜现场),主打sketch小品,其中大量演员也都来自The Second City。

  这是一个成熟完整的产业生态,人才的生长路径十分明晰:通过学习即兴剧可以登上舞台,经过剧场演出的磨炼后,有机会登上荧幕,成为家喻户晓的情景喜剧的编剧和演员。

  相比之下,国内即兴市场一片空白,沈飞看到了即兴这门艺术在中国商业化的可能性。考虑到喜剧在不同语境下的不同,Improv(即兴表演)这个“舶来品”如何做到本土化是关键。沈飞觉得“在中国做喜剧其实比在美国更容易”,他讲了个段子:“在美国,喜剧要么讲性,要么讲政治。不然,没办法博取观众的眼球,选题太局限了。但在国内,喜剧的选题就非常多了。因为除了性和政治以外,什么都能讲。”

  2013年,沈飞在上海创办了“飞来即兴”。与The Second City相似,飞来即兴的业务模式包括演出、表演培训等。现代年轻人对喜剧的需求是庞大的,很多白领会在空余时间参加表演课。即兴剧成为都市年轻人解压、寻找欢乐的一种方式。和当年的脱口秀一样,渐渐地,即兴剧在小众圈子流行起来。

  “像体育比赛,看了之后你就想参与,即兴也是一样。”沈飞说,即兴剧的魅力在于,人人都能上台,未来或许能成为像乒乓球一样的全民活动。在飞来即兴,那些曾经登上舞台的演员们,有着与即兴毫不相关的“基因”——李大命曾是质检员,阿球曾在地产公司上班,“金瑛CP”(金靖、刘胜瑛)也非科班出身。

  不过,沈飞也意识到,就算能培养出让观众喜爱的喜剧演员,也不能活在一个孤岛上面,需要产业链的支持。“当整个行业不存在,单点的付出可能变成杯水车薪。”

  换句话说,即兴剧要“出圈”,它需要打破“次元壁”,走到大众中。而电视节目的力量,远超线下单点的剧场。一次偶然,沈飞结识了东方卫视的制作人,对方正在筹备一档喜剧节目,打算以一段段小品形式呈现,类似美国的SNL的模式,而沈飞他们当时推出的舞台剧《魔都幸福指南》,也是按照SNL的模式。于是,两人一拍即合。2016年9月《今夜百乐门》开播,沈飞担任节目的剧本总导演,同时飞来即兴的三名演员金靖、刘胜瑛和姜钰,也在节目中亮相。在小品《机场培训师》中,金靖翘起二郎腿、从下巴伸食指骂人的动作,一下子成为经典。这个90后女孩,凭借着精分、无厘头等一些独特笑点,在一帮专业演员中脱颖而出。

  爆款综艺让飞来即兴有了更大的知名度,在线下剧场,涌现众多慕名而来的观众。每当表演中途有熟悉的演员上场,观众会像粉丝一样,细数着自己认识的角儿:“金九粒”“阿球”“李大命”……

  沈飞将这次成功称为“走运”,“第一个做的节目就火了,这个东西可遇不可求。”在《今夜百乐门》中,所有小品都是有剧本的,虽然不是即兴,但创意也诞生于无数次的即兴排练和创作中。拿《机场培训师》来说,沈飞和演员们一起写剧本,在即兴当中不断打磨,不断修改,“演一遍之后,看到哪里有笑点就记下来,再思考如何让这个笑点更出彩,最终一步步地让所有不是笑点的地方都变成笑点。喜剧作品的诞生,就是如此的苦中作乐。”

  最近两三年,飞来即兴参与了多个节目的制作,像中国版《SNL 周六夜现场》《冒犯家族》《旋转吧假期》等。然而,在效果方面,喜剧节目似乎又陷入了一个新的瓶颈。中国版《周六夜现场》也仅仅做了一季。“今年综艺节目的招商都很不容易。”沈飞说,国内需要有持续经典的喜剧节目。像美国的SNL,已经播出了45季,沈飞将其比作“美国喜剧演员的孵化器”,“他们先在剧场演出,然后去SNL,接着做情景喜剧,还有机会拍电影。像美国著名喜剧演员Tina Fey(蒂娜·菲)、Amy Poehler(艾米·波勒)等几十个人都是这样的背景” 。

  在国内的一帮即兴演员中,因《今夜百乐门》火起来的“金瑛CP”,在2017年签约了马东的米未传媒。她们来自即兴体系,如今在《欢乐喜剧人》《演员请就位》等多个类型的综艺中不断尝试,也面临过迷茫和挑战。金靖曾在一次采访中谈到:“感觉好像我们也不是喜剧圈的人,他们也不太认识我们,像走错了节目,格格不入,不被接纳。”在今年春晚的小品《机场姐妹花》中,金靖与黄晓明等人搭档,节目让人眼前一亮。没受过专业训练的她,这次选择直面压力,走向更大的舞台,在表演中把握了搞笑夸张的分寸感,喜剧效果十足。

  总的来看,即兴市场的根基薄弱,还需慢慢培养。相对来说,脱口秀的土壤日趋成熟,像《吐槽大会》《脱口秀大会》这些爆款综艺的持续性打造,李诞、思文等这些人,构成了脱口秀人物群像。国内的脱口秀行业,从人才挖掘、内容创意,到持续性产品输出,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。

  沈飞说,脱口秀和即兴剧有一个共同特点,都是年轻人喜欢的喜剧形式。“脱口秀相当于新版的相声,即兴喜剧相当于新版的小品。‘相声’先火了,‘小品’还要再加加油。”

  金靖曾把即兴比作跳伞,“那个极致的快感、那个美丽就是跟极限运动一样”。在方寸的舞台中间,演员们无需准备,根据观众抛出的话题,迅速建立场景,同伴间通过“Yes and”不断认可对方的思路,并继续演下去。所有人进入同一频道,让整部戏朝着同一个方向发展。

  如果同伴接不住翎子,出现尬演怎么办?“每个错误都是一个礼物,”沈飞说,“有一个人犯错了,就给了队友一次把这个错误圆回来或发现新笑点的机会。”即兴演员在舞台上不但不恐惧变化,而是以变化为兴奋点,以变化为乐趣。

  主持人曹启泰就很期待这种“意外之喜”,“台上看第一反应,第一时间有自己的节奏和力量。就像初吻,你不能安排什么时候会有天雷地火的瞬间,它就是发生了。”曹启泰是一个即兴高手,在三十多年主持生涯中,很少准备,只管吃饱睡好,到了台上他会调动所有感官,沉浸其中,感知当下,妙语信手拈来。一次活动,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准备,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说:“我准备了几十年,所有的记忆、感受都在这里。”

  其实,即兴这种能力,我们的祖先早已有之。在面对各种不确定性时,他们警觉、机智,解决眼前的难题,活在当下。随着人类对自身和世界的认知加深,计划、预判变得愈发重要,先人们学会了预见危险、未雨绸缪。进入21世纪,移动互联、人工智能等科技的进步带来了商业的飞速发展,瞬息万变的世界似乎又把人类丢到了那种原始、不确定的状态中。即兴,这门古老的智慧,又重新浮现,赋予当代人启示:人生就是一场即兴,要拥抱变化,活在当下。

  即兴的智慧,能化解人在面对不确定时的紧张与焦虑感,并找到应对之法。大多数人在遇到变化时,往往处在抗拒的心态,潜意识地不接受它,而即兴舞台的Yes And精神,能给现实中的人们以启迪—Yes是主动接纳、拥抱变化,And是做出反应来解决,颇有些“顺势而为”的哲学意味。

  如果翻译成企业语言,在沈飞看来,Yes代表管理者对自己团队的认可,不要总是否定员工的idea;And代表支持队友,把他们的idea 变得更好。这样才能激发员工的内驱力,让员工在认可中获得成长。“在舞台上,一个新人演员拥有所有角色和情绪的种子,哪里获得了观众掌声的认可,哪里就会丰满起来。同样在工作中,管理者在哪里认可和Yes And你的下属,他的能力就会往哪里发展。很多人的职业生涯都是沿着这样的脉络发展的。”

  当下,即兴的精神正从舞台渗透到现实生活,并被加以应用。在西方,即兴进入了哈佛大学、斯坦福大学、麻省理工学院、耶鲁大学等高校的商学院课堂,主要开发管理者的领导力、创造力、合作能力、沟通能力和团队能力等。在沈飞的观察中,那些创新型企业的文化,都在朝同一个方向走—拥抱变化、团队合作、可持续创新、同理心等,“这一套与即兴剧是完全契合的”。在国内,飞来即兴已经向一百多家500强企业提供了培训课程。在面向管理者的课堂上,沈飞会设置热身、即兴创作、上台表演等环节,尝试将即兴精神与企业文化相结合。“舞台就是另外一个世界,现实生活中你想做的事情,都有机会在舞台上实现,然后把舞台上的那份自信带到现实中,拓宽你性格的广度。”

  然而上台前,面对观众的期待,毫无准备的即兴演员如何克服紧张感?“尽兴玩吧。”沈飞说,百分之百活在当下,才能进入忘我的状态。美学家朱光潜先生曾在书中提到,人在游戏的放松的状态下会开启直觉和灵感之门。

  本文节选自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与中国管理研究国际学会(IACMR)联合出品的第21期《管理视野》杂志,限免阅读开放中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服务评价  | 诚聘英才  | 友情链接  | 联系我们  | 投诉建议
版权所有: